• <tr id='pFmXCY'><strong id='pFmXCY'></strong><small id='pFmXCY'></small><button id='pFmXCY'></button><li id='pFmXCY'><noscript id='pFmXCY'><big id='pFmXCY'></big><dt id='pFmXC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FmXCY'><option id='pFmXCY'><table id='pFmXCY'><blockquote id='pFmXCY'><tbody id='pFmXC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pFmXCY'></u><kbd id='pFmXCY'><kbd id='pFmXC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pFmXCY'><strong id='pFmXC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pFmXC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pFmXC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pFmXC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FmXCY'><em id='pFmXCY'></em><td id='pFmXCY'><div id='pFmXC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FmXCY'><big id='pFmXCY'><big id='pFmXCY'></big><legend id='pFmXC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pFmXCY'><div id='pFmXCY'><ins id='pFmXC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pFmXC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pFmXC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pFmXCY'><q id='pFmXCY'><noscript id='pFmXCY'></noscript><dt id='pFmXC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pFmXCY'><i id='pFmXCY'></i>
                眉◤山網首頁

                山東訪蘇軾之四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8-08-05 09:19 來源:0

                  天門夜上賓出日

                1副本.jpg

                  月上“中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2副本.jpg

                  泰山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  3副本.jpg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山起點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眉山網記者 吳曉斌 文/圖


                  從陜西鳳翔出發,走過杭州、密州、徐州、黃州、登州,又到杭州、潁州、揚州、惠州、儋州,最後病逝常州——蘇軾的官場行跡,一生都在路上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就要離開山東趕往下一站了,習慣了煢煢孑立的蘇軾,一道不舍的目光射向了五嶽之首的泰山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蘇這些人與處在一起軾的泰山情結


                  泰山,擎天捧日,雄峙天東,仰觀俯察,壯觀天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孔子曰“登泰山而小︻天下”,杜甫說“會當淩絕頂,一→覽眾山小”,連俗語都曉得“五嶽歸來不看山,泰山歸來不看嶽”。更別說歷代帝王心裏的念想,不登泰山搞個“封禪大典”都不好意△思稱皇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軾與泰山的淵源,要追溯到他的童年時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1043年,不到八歲的蘇軾在天慶觀讀書,有人從京城帶來泰山石介所作的《慶歷聖德頌》給老師看。文中褒●貶大臣、分別邪正,按今天的話說,應該也算敏︾感書。蘇軾好奇地問●裏面寫些什麽人,先生說“童子何用知之?”蘇軾認真地說:他們又不是神,有什麽不可以知道的?“先生奇∏軾言,盡以告之……”這件事在《東坡集》卷二十四《範文正公集序》中有記載,展露了蘇軾的與眾不同。蘇軾從小就對泰山石介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此後,蘇軾的泰山情當走到了院子結,彌漫到不少詩文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宋嘉祐六年(1061年),蘇軾在赴任陜西鳳翔府判官途中◥路過京兆(今陜西西安),與京兆尹◤劉敞痛飲數日。劉敞在京兆搜集了數十件石器。蘇軾觀賞這些石器,大有滄桑之感:“惟余故苑石,漂散在人間……況此百株石,鴻毛於泰山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元豐元年(1078年),蘇軾從密州(今山東諸城)到徐州任上剛一年,鄆城(今屬山東菏澤)人頓起到徐州考取徐沂舉人。蘇軾贈詩鼓勵他繼續進取學業,在《送頓起》中描繪泰山風光:“岱宗已在眼,一往繼前躅”“天門四十裏,夜看扶桑浴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元祐六年(1091)八月,蘇軾出知潁州,到任後疏浚潁州西湖。竣工之後,他賦詩與杭州西【湖作比較,說:“泰山秋》毫兩無窮,巨細本出相形中。大千起滅一塵裏,未覺杭潁誰雌雄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軾對泰山如此富有深情,那麽,問題來了:蘇軾上過泰山嗎?
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翻看史料№,目力所限並未查到明確的記載。但從蘇軾對泰山的了↑然於胸來看,我寧願相信他上過泰山,而且眼見過泰山日出的壯美。特別是《送楊傑並敘》詩中描繪的泰山日出如在眼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元豐八年(1085年)九月,蘇軾由常州赴知登州(今山〖東蓬萊)途中,在楚州(今江蘇淮安ζ)遇楊傑(無為子)時,作贈酬詩《送楊傑並敘》:無為子嘗奉使登泰山絕頂,雞一鳴,見日出……作是詩以送之。“天門夜上賓出日,萬裏紅波半天赤。歸來平地♂看跳丸,一點黃金鑄秋橘↓。……”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軾筆∑ 下的泰山日出十分傳神。那“雲山爛漫”的雄偉瑰麗,“萬裏紅波”的曠達氣象,追攝勾劃出“金輪”、“跳丸”、“秋橘”等變幻多姿的景觀物象,若非親歷,不能感受那種情景交融,物我輝映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不僅寫詩,蘇軾的泰山散文也獨具⊙風韻。《書徂徠煤墨》《真相院釋迦舍利塔銘》《請確甚至能從他長老疏》《與無擇老師》《評比默詩》,這些散文見真性情,寓曠觀理,達教化境,而文格自高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轍的泰山之旅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軾在濟南沒有見到ㄨ情深意永的弟弟蘇轍,遺憾而去。但二人的才氣和情誼,卻因為齊魯大地聯接得更為緊密。特別是五嶽獨尊的東嶽泰山,更是兄弟倆本心觀照的見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轍於熙寧六年(1073年)冬到濟南任齊州掌書記,熙寧十年(1077年)春返京。任職期間,蘇轍∏勤勉履職,“經年未嘗出”。熙寧八年(1075年)春,蘇轍好不容易請了10天“年休假”,準備去好好爬一爬泰山。旅遊路線都定好了:出濟※南城進入南山,遊長清四禪㊣ 寺,至靈巖,最後到泰山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看來,蘇轍登泰山,是做足了功課的,加之有當地“父母官”之便利,登頂泰山應該不成問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轍此行一路南下,詩詩文文,走走停停,作有《遊泰山四首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前〗幾天頗為輕松。《初入南山》,蘇轍優╲哉遊哉,“初行澗谷淺,漸過峰巒積。翠屏互舒卷,耕耨隨驅側。”按照旅遊線¤路,蘇轍經《四禪寺》,“古寺依〓巖根,連峰轉相揖”。遊《靈巖寺》,“白鶴他不知道導清泉,甘芳勝醇醴”,很快就到了泰山腳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登山說身份起來容易走起來難,他在《嶽下》中感喟“回瞻︽最高峰,遠謝徂徠對。欲將有■限力,一卐放目所迨。天門四十裏,預恐雙足廢。三宿遂徘徊,歸來誰欲懟?”這時候,蘇轍頗ω有畏難情緒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在※岱廟和泰城觀覽了名勝古跡及熙熙攘攘的登山盛況後,蘇轍本想勉︻力登上泰山“最高峰”,“一放目所迨”。但經過一路顛簸,跋山涉水,已感疲勞,又怕走壞雙腳下不了山,徘徊三宿,始終沒能下定決▓心上頂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轍離開濟南以後,再□ 也沒有到過泰山,留下了永久的遺憾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轍登頂失敗,在一首他們走到別墅詩中,把遭遇給當時在密州做知州的哥哥訴說。蘇軾得知,甚為惜之,即作《韓太祝送遊泰山》相和:


                  偶作郊Ψ 原十日遊,未應回首厭籠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但教塵土驅馳足,終把雲講究山爛漫酬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聞道逢春思濯錦,便須到處覓菟裘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恨君不▅上東封頂,夜看金輪出九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弟弟沒能登上“東封頂”看那沖破⊙九幽而出的“金輪”,蘇軾也心有戚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與弟弟相比,蘇軾一生更喜歡尋幽覽勝,遊山玩水,“行遍天涯意未闌”。我們設想,如果此行『二蘇兄弟相攜,互相鼓勵,能否登頂,自是另一番結果∞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極致的泰山夜行


                  蘇轍沒能登上泰〖山之巔,蘇軾深表惋惜。兩位文學泰鬥的遺憾,900多年後的一個深夜,來自東坡故裏的我們得ζ 以極致體驗。

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6月27日,循著眉山先賢的足跡,我和夫人來到了泰山腳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下午五時,我們到達泰安天外村天地廣【場。天地廣場由方形廣場、圓形廣場組成,以示“天圓地方”、“天人合一”。拾級而上建有唐玄宗泰山封禪大型浮雕;兩側的12根龍柱代表著12位到泰山封禪祭祀的帝∮王。在方形廣場○右側,刻有蘇軾的“恨君不柳川次冪就接近到了劍陣邊緣上東封頂,夜看金輪出九幽”和蘇轍的“東來欲何求?聊欲觀海不少岱。回ξ 瞻最高峰,遠謝徂徠對”,兄弟詩文緊密相依,相得益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在二蘇石刻外側,有一處清泉湧流不息,文如泉湧當是此來?本地人講,這裏泉水甘甜清冽,滋養萬民。看到絡繹不絕的市民載著大桶小壺前來接水,我們也掬水就飲,當真¤提神醒腦,疲乏頓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看過天地廣場,算是給泰山報了個到。下午六點半,我們行至泰山步行起點——紅門,找個就是客棧小憩,為夜爬泰山養養▆神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聽說我們想夜爬泰山看日出,客棧大姐笑了笑,“看運氣吧,有的人☆來過三次都沒看到!”一位住店遊客告訴我們不要急,他上山沖得太快傷了屢試不爽腳,體力透支厲害,只得多休息一天。當年蘇轍怕登頂泰山走壞腳,原來是真①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睡不到兩小時,熱心的客棧大姐把說不出門擂得山響:“起來了起來啦,爬山可以走了!”


                  晚上十一時,打著手電№行至入口,“第一山”已經人聲鼎沸。成群∏結隊的人們,星星點點的亮光,穿過紅門,從泰山起點向大山深處延伸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莽莽群山撥開雲層,午夜開始清醒。蜿蜒而上的隊伍,歌聲笑聲※談話聲,聲聲入耳。隱隱的月色略帶涼意,在盛夏的微風中撩撥我們的↘神經。漸漸地,山間的清談停止了,此起彼伏的歌聲消淡了,有的只是“堅持下去”的鼓勵和“走不動了”的抱怨。沈重而疲能力而被龍組給發掘了憊的氣息襲擊了整個隊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轉身,向下望去,閃爍↑的城市美麗而遙遠,燈火開始虛幻,這是一次遠離了凡塵的攀登?擡頭,山峰對峙,石階高聳,以近似】垂直的角度向上無盡延伸。雜亂的腳步,匯成巨大的聲響,穿透衣衫向體能宣戰。從一座山峰到另一座山峰,從一種高度到另一種高度,心在空谷和山魂融和,身體已不屬於自己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前行,不僅僅是仰其實他慕。午夜零點,到達中天門,熱汗欲結冰,明月突然穿破雲什麽時候有這樣得力層,棲在透明的枝丫間與◤天地和吟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皓月穿空,松濤拍巒,驚起夜鳥鳴唱,夏蟲輕彈。疲乏逐漸消退,步履開始輕■快,雲步橋、十八盤、南天門,就要逼近頂峰玉皇頂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淩晨三點,我們登上泰山日觀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來得太早了!山頂的風透心寒徹。我們只得租了件大衣,找個“避風”的巖石,面朝東方,靜靜等待淩□晨那一抹微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在呼呼烈風中苦等一個多小時,天色漸開,這才發現周圍已滿是遊人。快了!近了!遠處飄來幾朵淡淡的彩霞。突然,霧氣上來了,不緊不慢,卻急壞了辛辛苦苦並讓他們註意安全攀爬了一夜的人們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太陽果①真失約了!記得南天門滾動屏上,“今日日出時間4:51”,泰山“金輪”沒有如□ 期而至。嘆息、惆悵、失望,各種情緒在大夥心中潛滋暗長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來了!來了!清晨五點十一分,“晚點”二十分鐘的太陽給我們開了個玩笑,慢慢探出頭來……笑聲◥歡呼聲,呼◣喚拍照的邀約聲,響徹“東封頂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沒有什麽語言能形容泰山日出之美!我只能引用當年蘇軾的泰山詩為註:“天門夜上賓出日,萬裏紅波半天赤。歸來平地看跳丸,一點黃金鑄秋橘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還未離開,便已想念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離開泰山,又回歸↘生活的常態。蘇軾離開山東▲,卻開始了波詭雲譎的仕途,正如泰山之巔那尊石刻:“仰觀俯察”!


                  自此以後,無論是赴京受到重用,被擢升為翰林學士、禮部尚書、兵部尚書;還是被一貶再貶,54歲出京擔任杭『州知州,59歲任惠州節度副使,62歲責授Ψ 瓊州別駕,63歲在儋州被逐出官屋……縹緲孤影如何?竹杖芒鞋怎可是他樣?鬢如霜,又何妨?官場大起大落,人生大喜大悲,蘇東坡從來風▓雨不懼、寵辱不驚。


                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:蜀ICP備09029749號-1 眉公網備: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:(川)字第115號

  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本站部分信息來源於互「聯網,如有侵權∩敬請告知!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※點。

                聯系電話:38166855 郵箱:msxwwb@163.com